李拾壹

点开谢谢!
很任性,不要关注。
更文看心情,肉也看心情。
杂食,很杂很杂,真的很杂。没有洁癖,没有性别歧视,什么也吃,欢迎安利,一般入坑至少迷半年吧。
交费看心情。
一但交费就想开车……
错字受,不要纠结我的错词了……
偏爱李白。
脾气不好不喜点叉别乱说话。
佛系,谢谢。

【信白】十里八村最俊的小伙子和十里八村最漂亮的狐狸


大概是挺有毒的吧

码了一半忘了保存……你知道这有多绝望吗……
我还是坚强的又产了一遍这篇毒粮。
我终于还是把它发出来了。(手动再见)


1.原皮信×狐白(可化为原皮白)依旧我流背景。ooc。
2.毒粮。没头没尾的小脑洞,自我娱乐一下。

我也想要韩老三这样的哥哥!如此开明的家教环境真是令人羡慕不已。




——————————————————————————

韩信,自初中上完高中没上成回家种地之后,就是十里八村最俊的小伙子!





韩信,是荣耀村老村长韩有才的四子,也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上有三个哥哥和一个姐姐一个龙凤胎妹妹,是个集万千宠溺于一身的小少爷。

也是很神奇,小学升初中正好考了99。那时候语数加起来上一百就能上初中。

一分之差啊!

本来就是他那当老师的三哥一句话都事儿,可韩三哥恰恰就偏要为难韩信,复读了两年小学才让人真的光明正大的进了初中。结果这个不争气的兔崽子,中考还是一分之差。他爹气得干脆叫人回家种田。

毕竟也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所以即使他留着一头比他姐姐还长的长头发他爹也忍了下来。没打死他。之后人变本加厉的染成了红色,于是他爹一把把人摁进了水缸里。

“你他娘的赶潮流啊?洗剪吹怪好看?信不信我让你哥一剪子给你剪秃噜咯!”老爷子恨铁不成钢地骂到。

韩信挣扎的从水里抬起头来,说:“一剪子剪不秃啊,爹。”

结果?当然还是容忍他啦。

于是村里有一段时间哄孩子都是,“你再嚎?再嚎你红头哥就来抱你回家!”百试百灵。

后来连孩子都习惯了。

“娘!韩信哥老俊了!你让他抱我吧!”

……韩信也很无奈啊。真碰上让他抱孩子的,还得被人亲一脸的口水,吓的他现在一见小孩就跑。

用那群想嫁到村长家的女孩子们的话来说,“虽然他很奇怪,但是耐不住他有钱多金长得帅。”

哎嘿,有钱多金。准确的说是他家里有钱多金。他爹是村长,而且自祖上他家就是富贵人家。就算这暂且不说。他家有钱,还因为他二哥。

他二哥吧是个工厂厂主,买卖干的挺大,村里不少小年轻都跟着他干活。那个年代,开个工厂赚多少啊,在那个小村里他家财力还有权利真是数一数二。放古代怎么说也是个地方一霸啊。



不过同样……韩信很奇怪。

是的,很奇怪。

韩信这个人奇怪,却不单单是一头红发奇怪。还因为他曾经抱着一只狐狸在村里狂奔,从此以后,十里八村的狐狸没事都喜欢往他家跑。

于是戏称老韩家要是养狐狸肯定赚。

这件事要从他初中毕业被他爹赶回来种田这件事说起。回来的路上是山路十八弯啊,本来就心不甘情不愿的回来,一路上这边玩玩那边逛逛,然后咱韩少爷就光荣的……迷路了。

韩老爷子派去人去找了半天,差点就往派出所里跑了的时候,忽然发现人就坐在家里,怀里还抱着只狐狸。

狐狸毛是白的,这还好,可是眼睛是紫的。

哦草,不会是什么濒危物种吧?这不行啊,犯法啊!

就在他爹说教了他一顿打算把狐狸抢过来的时候,和狐狸一对视,眼成棕的了。

……我刚刚看花眼了?老爷子一遍挠着头一遍往门外走,觉得不对,一回头,那狐狸一下蹦到韩信身上亲了他一口。

他的小儿子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他匪夷所思地和韩信对视了一眼,看出对方眼神里的慌乱,又转回头去,快步而去。

肯 定 是 我 看 错 了 !

韩信在老爷子走后松了一口气,压下心里的震惊一把拍向狐狸的屁股,“你再皮?”狐狸委屈的叫了两声,还往他怀里缩了缩,讨好似得蹭了蹭他。

然后韩信叹了口气,好像还真是不能耐它如何。

一抬头,正好对上自家大哥一脸蒙蔽的眼。

……

“不是…那啥……哥你听我解……”

他那当兵的哥哥严肃地看着他,拍了拍他的肩,道:“建国之后不许成精,我相信是你疯了,不是狐狸的错。”

然后看向十分悠闲舔着爪子的狐狸。

兵哥哥眼神挺犀利啊!

狐狸嗷的一声钻进韩信衣服里,一身的狐狸毛弄得韩信直痒痒,笑得要从椅子上摔下去。然后拽住它耳朵把狐狸揪出来……扔到了地上。

碍于韩大哥在场,韩信也不好赶紧把狐狸抱起来说对不起,就坐着和地上的狐狸干瞪眼。

狐狸站起来抖了抖身上的尘土,看了韩信一眼,一甩头,走了。

角落里抱着书目睹了全程的三哥呆呆地看着韩信连滚带爬地揪住狐狸尾巴,然后抱着狐狸就往山上窜。

“大哥?这……”

韩老三看向韩老大,好像是希望能得到个什么解释。

“别看我,我也不知道。”韩老大有些烦躁地点了个烟一脚蹬在韩信刚刚坐着的椅子上,吐了个烟圈,淡淡地说,“可能是疯了。”顿了顿,“不,就是疯了。”

韩老三推了推眼镜,进屋放下书默默地往山上去了。






韩信抱着狐狸,一边跑一边说。

“我错了行不行,没掌握好力度才把你扔地上的。”

“哼。”

“不是,你这么小气啊,我都道歉了…”

“哼。”

“……还不是你先暴露的?让别人以为我抱了个妖怪?”

“哼。”

“……我可去你妈的吧。”韩信终于哄不下去了,停下来把狐狸放草地上。“快点变成个人样好好交流!”

狐狸撇了他一眼,转身变成了个裸着的女人站在他面前,尾巴和耳朵还留在身上。

“哦草……”刺激……

感到鼻腔一阵温热,韩信赶紧捂住了鼻子。然后接着捂住了眼睛。

“没让你裸着!而且你每天在老子怀里蹭那么久,他妈的以为老子不知道你是个公的吗!”

狐狸就这么裸着贴上来手扶着韩信的胳膊,还拿尾巴扫了扫他的大腿,然后用略带委屈的声音说道:“你光说要我变成人,可没说具体要求啊。”

哦日……太他妈刺激了……

“……我要男的!男的!穿着衣服的!穿着衣服的啊!咱初见那个样就挺好!还有,离我远点!”

“哦。”狐狸耳朵动了动,后退一步,换了副样子站在韩信面前。“好了你可以把手拿下来了。”

韩信把手开了个缝,确认狐狸没骗他,看到一身清爽夏装的短发男孩站在他面前,才把手放下来。然后一屁股坐在草上然后拍拍自己旁边示意狐狸坐下。

“来来来,坐坐坐,咱俩啦啦。”韩信有点绝望地看着另一边的山。“小白,你正经名叫啥来着?”

“名字?”狐狸似乎很不舒服,挠了挠头发,耳朵又蹦出来了,“你叫我李白吧。”

“……”韩信扯了扯嘴角,怎么总感觉他是信口乱扯的一个名呢。“呵呵呵你这个名字挺好的。”

狐狸好像没看出韩信的不自然,反而得意地摇起尾巴来,“是吧是吧我也觉得。”

韩信选择拒绝继续这个话题。

“那什么,为什么咱俩好好聊着天你忽然就把我传送到家里去了?”而且你还跟着我回家。还他妈亲我?我刚刚成年的心灵无法接受这样急剧变化的剧情。

“你不是说你迷路了不知道怎么回去头疼吗?”李白奇怪的看着他。“我送你回家呀。”

“不是……”韩信总觉得不太对,但是又想不出哪里不太对来反驳李白。“……哦,那这个咱暂且不说。你为什么忽然就要亲我?”

李白好像更疑惑了,“什么叫亲你?”

“……”韩信耐心的给他解释,“就是我爸回头的时候,你忽然蹦起来,用你的嘴,碰了我的嘴。”

“哦。”李白说,“在我们狐族,没有这个名词。”李白随手胡诌,尾巴在韩信看不到的后面恣意乱摇。

“…那你为什么要碰我的嘴……”韩信已经不想反驳他了。

“我就是随便一蹦哒,谁知道会碰到你……我还没问你为什么要摸我屁股呢!你倒是先问我了!”

“……”那你很棒棒哦。“我那是打你!不是摸你屁股!我没那种特殊癖好!”

“放屁,你就是有!你以前……”

这时候草丛旁边突然冒出来一个脑袋。韩老三看着这两位,十分彬彬有礼的问道:

“那个……请问可以打扰一下吗?”

韩信此刻内心复杂而惊慌,复杂硬生生把到了嘴边的一阵尖叫压了下了,然后艰难的点了点头。

韩老三推了一下眼镜,韩信恍惚间在他的镜片反射出睿智的光,紧接着就听见三哥说:“信儿你先走远一点,我有些话……想单独和李白先生说。”

韩信对这个当老师的三哥其实怂的很,看起来最温柔,实则是家里对他最为严厉的人。三哥手拿教杆问他知不知错的形象简直就是他的童年阴影。

不太放心的一步三回头,然后最后还是停在了一个可以看到他们的地方。虽然听不到他们说话,但好歹看得出三哥有没有对那小狐狸动刑。

不过韩信小同志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家三哥知道李白名字这件事呢。

那三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偷听的呢……那就不好说了。

“你要说什么?”李白自韩信走远之后就拉下了脸,似乎很不乐意见到韩老三。

“先生装疯卖傻的功夫倒是熟练。”韩老三笑了笑,面对着李白坐在了正对韩信的地方,挡住了李白和自己的脸。“……我劝先生还是对我们家韩信少打些主意。先生当我没见过你吗?”

李白眯起眼来,眼睛忽然就变成了紫色。

“稍安勿躁。我对你并没有恶意。我在韩信的中学附近见过你几次。哦,狐狸样子。不过我猜你是早早的就盯上了他对吧?”韩老三友好的笑并没有让李白放下戒心,反而让狐狸把尾巴和耳朵都收起来了。“从学校到家的路虽然远,但的确不绕,迷路的确是几率很小的事情。我想你从中应该做了一些手脚吧?”

“是又如何?”李白盯着他,眼神里带着一丝不屑。

“唔……要怎么和你说呢…我知道你喜欢他…韩家人丁兴旺,倒也不指着韩信那小子延续香火,不过毕竟是老爷子最疼的小儿子,你就这样把人拐走的话,肯定是不行的。”

李白忽然笑了。“我喜欢他?”李白往前探了探身子,几乎要压到韩老三身上,尾巴探到前面来扫掉人的眼镜“笑话。我不过是想找个年轻力壮的小子吸些精气,他一头红发比较惹眼而已。你也可以啊。”

韩老三面不改色地撑着草地往后倒,避免被李白压上,然后道:“我倒是不介意。不过先生心里到底怎么想的还是先生自己比较清楚吧?”

李白看出人不上当,哼了一声起身:“那你说怎么办?”

韩老三笑道:“其实直接带走他也未必不是可行,不过韩信本人则未必愿意。方法说到底只有一个,就是让韩信本人心甘情愿跟你走。只要韩信愿意,老爷子那边也不是什么问题。”

韩信在旁边看着这发展简直懵了。

什么情况?!狐狸这是要干什么?上了他三哥???这他妈了得???刚要起身阻止,结果又看见两人恢复了原样,悻悻地又坐了下来。

李白狐疑地看着他:“你为什么要帮我?”

韩老三勾起被刮到一边的眼睛重新带上,其实拍了拍裤子,摆摆手往山下去了。

“你可以猜猜看。”

“我等着你喊我哥哥的那天,小狐狸。”

还不是因为……我家那傻大个,也喜欢你?


从小到大一直拿自己血养着狐狸的臭小孩,有什么心思能瞒过他三哥。



李白复杂的撇了一眼远处的韩信,化作白狐往他那边跑去蹦到了人怀里,还借势又亲了人一下。

韩信捂着嘴,指着狐狸你你你了半天,憋红了脸也终究是什么也没说出来。最后叹了口气,伸手点了点狐狸的小脑袋。

“真拿你没办法。”

“那就跟我回家吧。”

狐狸低低地叫了一声,在韩信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睡下了。

且不管其他。如今你我在一起。就很好。






李白安心的在韩信家住下了。这倒好,十里八村的狐狸都知道李白在人类家住下了,止不住的好奇使他们一个个的都往韩信家跑。

出来提水的老大差一点一脚踩在一只小狐狸身上,吓得连忙一偏还是踩到了尾巴,狐狸的惨叫声刺激的他头皮发麻。大姐蹲在树下看着躲在树后面的狐狸,很友好地和狐狸握了握手,小妹在后面摸了摸狐狸身上的毛,狐狸动动脑袋还蹭了蹭她的手,高兴地她几乎要蹦起来。

老三很绝望地第三次从他的教案上揪着狐狸的毛把狐狸拽下来,这已经他这个月第八次在他的屋子里看见这只白狐。哦草,这臭狐狸该不是爱上他了吧。

“你别是李白一什么兄弟姐妹吧?我真看不出狐狸长相有啥区别来。”

白狐摇了摇头,十分乖巧地蹭了蹭他的裤脚。

不,你撒谎,肯定是。连卖蠢都姿势都一个熊样。

我当初就不应该去开导李白。

韩老三冷漠地看着狐狸,并一脚把狐狸提出门外一把把门关上插锁,一套动作一气呵成。

李白窝在韩信怀里,狡黠地看了一眼自己被扔出来的傻妹妹,嗤笑了一声。接着韩信就被从地上蹦起来的白狐糊了一脸。

啊,今天的韩家也是一如既往地和平呢。







应该是没有后续了吧。

评论(13)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