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拾壹

点开谢谢!
很任性,不要关注。
更文看心情,肉也看心情。
杂食,很杂很杂,真的很杂。没有洁癖,没有性别歧视,什么也吃,欢迎安利,一般入坑至少迷半年吧。
交费看心情。
一但交费就想开车……
错字受,不要纠结我的错词了……
偏爱李白。
脾气不好不喜点叉别乱说话。
佛系,谢谢。

【邦白】私欲

我也没想到居然还有后续。


【“我要你只能待在我身边。”】


还是上一条那个梗。时间线大概刘邦称皇,凤白飞升之后?






刘邦抚摸着自己殿上那个用白玉细雕而成凤凰,指尖擦过凤凰翅膀上的纹理,也不说话,只笑。

看着凤凰笑。

旁边的老太监挥挥手,连带着殿内其他奴才全都默默退下,整个大殿就只剩下了刘邦和殿下一头白色长发的男人。

虽说先前刘邦对李白看的紧,恨不得把人绑在自己身上,却又仁慈地放他自由任他做他想做的事情。才导致人真的得道飞升。

飞升之后,他杀了全部当时目睹飞升的奴才,怒火甚至牵连后宫嫔妃,暴怒持续了整整一天。可第二天,他开始着手给李白修庙,有意让举国上下都去拜他。

凤凰庙的香火源源不断。

搜集全天下最好的工匠制成的白玉凤凰摆在大殿上,与他平齐,受万人朝拜。

可接着又叫人把凤凰刻在他寝室的门槛上,受他践踏。

在后宫修了座梧桐殿,殿内种满了梧桐,也不见再有凤凰来。住了一段日子,反倒一把火差点烧了整个殿。

圣上的心思叫人捉摸不透。

正如此刻,他看着面前站着的青年人,道:“你说你有办法让仙人下凡?”

白发的男人道:“成了仙,自然就不能来凡间。”看见刘邦厌恶地皱起眉来,男人反笑道,“但……若不是仙人了又当如何?”

刘邦看着那人,那人笑道:“古来堕仙者,亦不在少数。信徒好叛,雷劫难逃,天条易范,气运无常。”


……


那个叫明世隐的占星师说的话,刘邦终究是半信半疑。

可当他站在李白的庙前,空无一人的庙宇里黑漆漆的,外面下着雨,还打着雷。凤凰庙却是没有乞丐敢进来染指的。

刘邦推门进去,李白的神像正对着他。负剑的白衣道人,凤凰栖在他肩头。他是那样高兴的笑着的。

不是他。

一点他的样子都没有。

刘邦想。没有凤凰栖在他肩头。他本身就是凤凰。更多时候,他不是笑着的。他孤傲至极,他的冷眼才衬得出他的高贵。

……呵,高贵?不错,不错。他现在是仙,的确高贵。相反,是我比较卑微才对。但你凭什么要我仰望你?

你不该飞升的。李白。

白凤在九天翱翔的样子是很美。不过我更喜欢破坏美丽的事物,将他们碾碎。被暴雨淋湿的凤凰,才更适合贴近地面挣扎。



我更爱看你苟延残喘的模样。

我要你只能待在我身边。

哪都不许去。

我的凤凰,用不着万人跪拜。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