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拾壹

点开谢谢!
很任性,不要关注。
更文看心情,肉也看心情。
杂食,很杂很杂,真的很杂。没有洁癖,没有性别歧视,什么也吃,欢迎安利,一般入坑至少迷半年吧。
交费看心情。
一但交费就想开车……
错字受,不要纠结我的错词了……
偏爱李白。
脾气不好不喜点叉别乱说话。
佛系,谢谢。

【双李白】两个李白鸣翠柳,一行李白上青天

我自逼我入邪教。

在翻车的边缘试探。

人设崩。

1.千年之狐×凤求凰(在翻车的边缘试探)

(这是一个一点都不仙反而很咸的凤凰)

对外吧,凤凰这么评价他三个哥哥。

大哥豪迈,二哥冷酷,三哥秀气。

其实呢,内心想的是——大哥作死,二哥有病,三哥嘛……冷艳妖媚,是他的菜。

平时总是勾着一抹笑,尾巴和腰肢轻轻摆动就能叫人看直了眼。冷起脸来的时候杀意却又不亚于范海辛,手中剑比子弹还要快上些许。

只消三哥抬眼朝他笑笑啊,他就能乐个一天,管他是李青莲讨好范海辛时的那种憨笑还是范海辛回以的冷笑呢。三哥眼里天生就带了芙蓉勾,一下子,魂就全都给勾了去了。

鸟儿总有个奇怪的愿望,就是想叼着狐狸的脖子把狐弄到天上去。虽然经常在计划开始之初就给人咬下一堆羽毛来。但耐不住李家传统优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最后狐狸忍无可忍在他下嘴过来的时候,一把把鸟嘴捂住,顺着手缝,从下巴开始轻悠悠地一点点吻了过去。最后凤凰给人掐着下巴压在了身下,还恍若梦中。

梦里三哥翘着屁股,尾巴扫着自己小腹,带着哭腔朝自己索取。

“小凤凰,以后再来招惹你哥哥我,可得做好准备。”狐白凑近了轻咬着凤白的耳朵,“比如……记得带软膏。你太紧了宝贝。”

不过是位置颠倒了,其实和梦里差别也不算大吧。

在被狐白摁在墙上艹的说不出成句话来的时候,凤白如是想到。

其实还是挺爽的。

如果三哥能让我玩他的尾巴就更好了。

哎哎哎!等等!你尾巴往哪里钻啊!

2.青莲剑仙×范海辛

论青莲出去胡乱勾搭回来迎面撞上范海辛的时候,该是什么感受。

我李白怕什么?

我李太白,可是只剑入长安,搅地它乱作一团还可全身而退的剑仙。

上!不能怂!

当青莲在那翘着鼻子在心里叫嚣的时候,范海辛就在旁边冷笑。似乎早就明白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东西。

“哥哥,你实在不够老实。”

这声哥哥叫的李白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一身豪气也跟着掉了一地。一套位移打出来就要跑路,却没想到子弹来的那么快。

又废了自己一个闪现,总算跑出人视线。往地洞里一躲,传送回家。李白边传送边想。

我什么时候这么猥琐过。

哎呦……好憋屈哦。

结果一回家就对上了范海辛那张脸。他的硬邦邦的帽檐顶着自己的额头。

而手里的枪则是指向了自己腿间。

“上过膛了。”范海辛说。

李白一时之间有点懵。

“大哥!大哥!有事好商量!别走了火!”

范海辛冷笑:“大哥?你是我大哥才对,这句大哥我可担不起。”

“我错了成不成?”

范海辛冷冷地看着他。

李白按照自己多年的经验和意识,判断这个时候,自己应该吻他。

这种时候李白还是不怂的。美色当前,不吻白不吻。

况且。范海辛浑身最出彩的,当属这双薄唇。他浑身一向白的仿佛失了血色,唇亦如此。利齿咬住浑身戾气,薄唇紧锁一腔热血。只叫人觉得薄情薄义,又常皱眉,就给人冷酷的印象。

不过最出彩的当是这双唇的主人实在是足够吸引人。

被吻的软了身子就抽出李白的剑来插在地上撑住自己。明明那么冷淡的一个人,偏偏身子敏感的要命,要强,语言羞辱就足矣让他兴奋至极。好生气,也不过只为他生气……

吻完故意拉出的银丝被李白舔断。看着人微微冒红的脸,李白笑了笑。

“你又是哪儿听来的谣言,不过是债务关系罢了……我哪会到处乱勾搭。”

“我有你一个就够了。”

评论(6)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