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拾壹

点开谢谢!
很任性,不要关注。
更文看心情,肉也看心情。
杂食,很杂很杂,真的很杂。没有洁癖,没有性别歧视,什么也吃,欢迎安利,一般入坑至少迷半年吧。
交费看心情。
一但交费就想开车……
错字受,不要纠结我的错词了……
偏爱李白。
脾气不好不喜点叉别乱说话。
佛系,谢谢。

【白亮】发·情·期(狐狸×星航)


段子吧,长篇至今难产……还是段子适合我。
答应我不要被这个黄·暴的题目迷惑好吗!
狐狸和星航的奇怪搭配。

大概我是想吃肉了吧。(重点!)

因为狐狸是有……发·期的。
依旧在翻车的边缘试探。
可能会有后续吧。(不)



“听说了吗?指挥官最近从古地球带回来一只狐狸。”

“啊?那鬼地方核污染那么严重,还有生物能活啊?得是什么东西?”

“几百年前不是说那还有一次物种大进化嘛,说不定是那个时候还有苟活下来几支吧。”

……

四五个小女仆凑在一起讨论地正欢,旁边一直没怎么能插上话的女孩忽然叫了一声指了指她们身后。

一只浑身雪白,可从耳尖和尾巴开始杂着紫色的毛的狐狸,就百无聊赖地站在他们身后抬头看着她们。

被那双紫色的眼睛盯住,一瞬间竟让人有种窒息的错觉。

“小白?”

诸葛亮的声音从远处传过来,一堆人瞬间四散,只留下了那个叫出声的女仆呆呆地站在那儿。

诸葛亮看见狐狸叹了口气,蹲下身子张开手臂无奈地看着它。

狐狸扭头往后跑了几步,跳进诸葛亮怀里,踩着他胳膊盘上人的肩膀,尾巴像个奇怪的围巾一样挂在诸葛亮脖子上。

诸葛亮摸了摸狐狸的小脑袋,朝着有些懵的女仆道:“习惯就好,去忙吧。”

女仆红着脸跑走了。

她从未见过这样温柔的指挥官。

平时的诸葛亮大都冷着脸,姿态放低了的时候也不过是因为累极了,倒在沙发上就睡,在梦里也是皱着眉。除了在新闻发布会上偶尔笑笑,笑容这种东西,似乎并不属于这个人。

可……刚刚他是看着那个狐狸笑了吗?



诸葛亮找到狐狸之后,倒也没怪罪它到处乱跑,带着狐狸回去,便把小家伙放到了床上。在床头柜上翻来翻去找到一片药,过来哄着狐狸吃掉。

“安眠的。”诸葛亮说,“你神经太紧绷了。我这里没有危险的,你好好睡一觉。”

狐狸将信将疑地过来舔了舔诸葛亮手心的小药片。

狐狸眼睛亮了一下。

诸葛亮似乎看穿了小家伙的心思,笑道:“糖衣自然是甜的。好吃吧?等你醒了我让她们给你拿点糖果来。”

狐狸抬头用不明意味的眼神看着诸葛亮。然后又低头舔了舔药片,可舔着舔着,诸葛亮就感觉到一丝不对。

因为这家伙好像从舔药片,成了舔自己的手心。而且那小舌头似乎还有要再往上移的趋向。而且——

“等等等等!”诸葛亮赶忙抽出手来,药片在掌心也似烙铁一般,立刻被甩到了床下,诸葛亮站起来用双臂在身前比了个叉号。“不可以!”

狐狸这时候却是变成了一个人,趴在诸葛亮床上,紫色的长发披散着落在身侧,身上一丝不挂,尾巴在身后摇来摇去。

那人委屈地吧唧了一下嘴,在诸葛亮床上窝成一团,又变回了狐狸模样。

诸葛亮松了口气,回到床上抱住狐狸。

真软。抱着也舒服。

“算了,你不睡算了。我要睡觉了,你不要乱跑。老老实实的。”

狐狸拿尾巴扫了扫他大腿,吓的诸葛亮差点没一把把狐扔出去。

“再闹扔你回去!”

狐狸瞬间老实了,委屈巴巴地看着他。

诸葛亮把下巴抵在狐狸脑袋上,蹭着毛绒绒的小家伙。倒是舒服的很。

“你乖一点,我知道你……咳,特殊时期,但是在这个宅子里不行,知道吗?”

狐狸点了点头。诸葛亮放心的抱着它睡了。

似乎是发觉诸葛亮睡着了,狐狸跳出他的怀抱,变成人形,然后把诸葛亮圈进了自己的怀里,闻着人身上、头发上的清香,安安稳稳的睡下。

诸葛亮醒来的时候看见李白那张脸先是一惊,后来确认了一下身体没什么不适,才放宽了心。黄昏顺着窗子斜斜地照进来,身边的人倒是真的能给人无尽的安全感。

其实这个画面倒是还挺美好的,如果这家伙硬邦邦的东西没有抵在自己屁股上就好了。

诸葛亮盯着自己白花花的天花板。

啊,自己真是任重而道远啊。




评论(7)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