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拾壹

点开谢谢!
很任性,不要关注。
更文看心情,肉也看心情。
杂食,很杂很杂,真的很杂。没有洁癖,没有性别歧视,什么也吃,欢迎安利,一般入坑至少迷半年吧。
交费看心情。
一但交费就想开车……
错字受,不要纠结我的错词了……
偏爱李白。
脾气不好不喜点叉别乱说话。
佛系,谢谢。

【邦白】愚妄

【“原来我也不过是世间愚人中的一个。”】

接上两条。主页自寻。

时间线是……落魄之后。按理来说该开车的。不过肉被我吃了。恕我直言,短段子写着真的舒服。

落魄凤凰给人欺负很了。


“您知道的,他一向骄傲惯了,受不了这样的折磨也无可厚非。”

“不过……倒是并无大碍。”

当明世隐半跪在李白身侧,察看那昏迷不醒的人的情况时,刘邦就站在他身后,听见这话只皱眉。然而明世隐却站起来了,话也没了后文。

刘邦开口,却是问了这样的问题:“惯了?”

明世隐顿了顿,失笑:“这是您捡的凤凰不错。不过……在他属于您之前,是我养大的。这也是我来此的原因之一。”约是知道刘邦多疑,明世隐接着道:“另外的原因是想一见您座下军师张良,有一棋局想请教一二。”

“既是你养大的……”那为何要特来叫我如何叫人堕神?

“王,天机不可泄露。”占星师戴上了他的帽子,“您要知道的,人命中必有定劫。”

占星师恭恭敬敬地退下了。

刘邦听了这话只想冷笑。

天机?定劫?

笑话!

我刘邦要是信了命。这天下就不可能打的下来。

李白,也不可能在我手里。


刘邦高高在上地看着地上被锁链吊着的人,心弦一动,却是放下了一身的傲,柔了眼神。

单膝跪在他面前,抚摸着他手腕的勒痕。一个心软,就把人放了下来。脚镣也解开了一个,轻轻覆上一个吻在被勒出的暗红血色上。

也许只有此刻,我才会再找回当年做你信徒时的半分虔诚。





多年前。

你还是凤凰的时候。我们那种好友的相处模式,的确亲近。不过是我贪得,那种亲近总是不够的。

我约是在那时候,就对你动了不该有的心思了。

你走后我想我该暴怒,或是心如死灰。可我,终究还是给你修了庙。

在万人瞩目之下,我也是拜过你的。

随着当王之后的戾气和傲气越来越重,想要你臣服,想要你成为私有物的心思也日益膨胀,在我心中作祟。占有欲和好胜心都在黑暗中蠢蠢欲动。

我终究是个恶人。

即使我仍然可以对你保留这份温柔。

却也始终不肯温柔地待你。



“原来我也不过是世间愚人中的一个。”

狂妄自大。

欲求不满。




评论(7)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