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拾壹

点开谢谢!
很任性,不要关注。
更文看心情,肉也看心情。
杂食,很杂很杂,真的很杂。没有洁癖,没有性别歧视,什么也吃,欢迎安利,一般入坑至少迷半年吧。
交费看心情。
一但交费就想开车……
错字受,不要纠结我的错词了……
偏爱李白。
脾气不好不喜点叉别乱说话。
佛系,谢谢。

【白亮】劫(一发完)

又名《我老婆转世成了我爸》《如今的父子关系如何调和》《我好像是喜欢上我爸了怎么办》《一次奇怪的历劫经历》
李白:假的假的都是假的!!

1.大概是…原皮白×原皮亮,凤白×仙君亮。我流背景。轻松娱乐向。没文笔。
2.拒绝转载。
3.没有声明,大概没什么雷点…吧。大概啊。父子算吗?父子感情线?有吗?哦对……有。亮有一段情缘,不是白。雷的别进!进了别骂!骂了不回你!
4.等等……还是有声明的,抢蜀道难繁体版红包怎么读都抢不到的怨恨产物。前期对李白小同志极为不友好。
5.食用愉快。

应该是仙君设定里的泥石流了。

————————————————————

李白骗足了酒晃悠悠地回到自己的破庙,却发现自己的草席上躺着个人。李白和人拼酒,有点微醺,蹲在人面前瞧人模样。

一头白色有些发蓝的长发散着,眼睫毛长得很,嘴小,下意识嘟着,浑身像是刚从泥潭里捞出来,脸上更是没一块好地,也看不出来肤色如何。

倒是不难看。李白想。

“嗯……”啧,还做梦呢。

李白揪起人的领子把人拽起来往人脸上轻拍了几下。“嘿嘿嘿,大兄弟,醒醒醒醒。”拍完有些嫌弃地在人衣服上找了快干净地抹干净。

那人悠悠转醒,眼神迷离的看着他。一看就是还没睡醒。

“大兄弟,来来来清醒点。”李白端起供桌上的一碗不知道放了多久的茶水往人脸上一泼,算是把人给从睡梦中拉出来。

“兄弟贵姓啊?”李白笑眯眯地问。

那人似乎还没清醒过来,只愣愣地看着他不说话。

李白感觉自己的笑有点僵,干脆不笑了,拉下脸来戳戳人脑袋,心想:“该不会是个傻的吧……”

那人这时候却吭声了,道:“不是傻的。”

李白一下懵了,然后又在心里想:“兄弟贵姓啊?”

“免贵诸葛,诸葛亮。”说完之后诸葛亮眉头一皱,“你怎么称呼我?兄弟?太不敬了。我是这么教你的吗?叫父亲,要不然叫爸爸。”

“不不不等等等等!”从那句不敬开始李白就越听越懵逼,连忙出声,一遍摇头一边蹦起来往后倒。李白拿着手指着自己:“你认识我?”

那人没反应,只皱着眉看他原来所在的那个地方,过了一会才像是反应迟钝的机器那样抬起头来疑惑地看向他。

然后李白一拍脑袋,换了种方式,看着他在心里默念:“你认识我?”

诸葛亮笃定地开口:“当然。我儿子李太白。”李白仿佛被五雷轰顶,震惊地看着诸葛亮。心想哦草这是什么鬼东西。
诸葛亮语气忽然沉下来,说:“你敢骂我?”

“嘿……骂的就是你,鬼才是你儿子呢!”

诸葛亮脸色阴沉,忽然对着李白所在的地方伸出手。李白一愣,不知道他要搞什么花样,打算抽剑。身体却忽然不受控制,走过去牵住诸葛亮的手把人拉住扶着站了起来,然后跪在人面前啪啪的扇着自己的脸。

李白整个人都蒙了。不知道是震惊的还是被自己打的。诸葛亮开口:“知道错了吗?”

李白仰头看着他,忽然怂了,连忙认错。诸葛亮这才舒开眉头。李白也停止了自虐重新恢复身体的操纵权,站起来一把抽出剑剑指诸葛亮咽喉。

“你是什么东西?魔种?”

接着就膝盖一软又跪在了人面前,手也攥不住剑,剑顺着人身上滑了下来,割破了人的脖子而对方却好似浑然不知。虽然只是划破了皮肤,对方却是连眉都没皱一下。

“我说过了吧?我是你爸。我是魔种,那你也是。你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你心里没点数吗?”诸葛亮说完一顿,接着又用嘲讽的语气说道:“哦,的确是没点数,刚刚还骂我。我看你是想就地自裁。”

李白发现说话的功夫,诸葛亮脖子上的剑伤就已经愈合,连半点痕迹也看不出。彻底怂了的李白诚恳地认错然后保证自己绝不再冒犯,甚至被逼着极为不情愿地叫了一声爸,诸葛亮才放心的坐回草席上去,然后恢复了李白的身体控制权。

李白意识混沌地跟诸葛亮交流到黄昏,直到被诸葛亮一句我饿了打断对话,才匆匆忙忙到外面去找吃的。

一手抓着自己捉的两只兔子的耳朵,一手抱着一捆木柴往破庙里走的李白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

是这样。自己今天去赌坊里骗了一壶…缸好酒,然后回家(破庙)看见一个来历不明疑似魔种的男人躺在自己床(草席)上。这个男人声称是自己亲爸,会读心术还能控制人行动,视觉、听觉和触觉好像有点问题。

然后通过交流,诸葛亮声称自己是天书残卷的研究者,读心术和操控术是他的研究成果。在入一险地寻天书残片时遭人毒手,五感缺失,被扔到悬崖之下,没想到命大没死,控制了一个采药人让人随便安顿一下他,自己就放心的闭眼了,然后醒来就在李白庙里了。

然后关于非说自己是他儿子这件事呢。人是这么解释的。诸葛亮说自己曾经有一段情缘,自己辜负了女方专注于研究,后来女方找到他说希望自己能抚养他们的孩子,也就是李白,但是被诸葛亮无情的拒绝了。但是诸葛亮表示可以为他们母子俩提供帮助,但是自己实在没有时间照顾李白。女方一生气就和诸葛亮闹掰了,后来心如死灰的她跳崖自杀了。

至于为什么能认出李白,诸葛亮说是后来李白舅舅来告知过他他们母子俩的现况,李白在太白观的时候,诸葛亮曾去看过他,而且李白身上的玉佩本就是诸葛亮的东西。

……卧槽怎么想怎么扯淡好不好!这么狗血的鸟故事你还要我信???

但是李白又对这个故事和自己经历的迷之符合而感到一丝怪异的…难受,对,难受。一想到以后要屈服于诸葛老贼的淫威,叫一个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的人爸李白就难受。

因为李白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记忆里对母亲是有些印象的,但是很早就去世了,他甚至不清楚母亲的相貌。舅舅说是跌落悬崖而死,尸骨无存。母亲本是富贵人家的小姐,因为家境败落而沦落至此。舅舅不久也外出游历,在走之前把自己托付给了凤凰山上的太白观观主。而这个玉佩也确实是自李白有记忆开始就一直在自己身上的……

……哦日不会真是亲爸吧!?了得?!

李白怀着复杂的心情生火做饭烤兔子,眼神不自觉的撇向诸葛亮。诸葛亮已经在旁边的小河洗了脸,身上衣服倒是还没换…也没得换,李白着可没适合他的衣服。人就安静地在火堆旁边坐着,若有所思的撑着下巴。察觉到李白的目光,回给他一个十分友好的笑。

李白立刻感觉毛骨悚然。专心做饭…专心做饭…不能想太多……他都知道的…都知道……

诸葛亮悠悠地开口:“你也不用这么怕我。虽然打了你,但我还是很和蔼的。”如果你不以下犯上的话。

“……”李白不说话,放空脑子,啥也不想,默默地往兔子身上撒了点盐。

诸葛亮往李白这边靠了靠,倚在人肩膀上,李白身形一僵。诸葛亮闭上眼睛:“我眯一会,烤好叫我。”

“不要太拘束,毕竟我这段时间还需要你照顾,会一直在这里的。麻烦了。”说完又忽然哦了一声,像是想起什么来,又道:“五感那个啊,我直接废了部分触觉,听觉嗅觉全废,换来视觉和味觉的恢复。有什么事要说的话,直接想就好了。我对唇语没什么研究的。”

李白眼抽了抽,认命的叹了口气。绝对是我昨天调戏村口翠花的报应啊。李白想,老婆没找成,给自己找来了个爸。

那好吧,白捡的便宜爹,希望你别太难伺候就好了。

事实证明……事与愿违。

诸葛亮还真不是一般的——难伺候。倒不是说人要这要那,相反,和李白过着有这顿没那顿的日子诸葛亮也是半句没说,还尽心尽责的照顾喝个烂醉被人扔回来的李白。就是……李白想什么人都知道,不消几天就摸清楚了李白的性子,把人吃的死死的,偶尔调侃几句,又点到为止,怼的人无话可说。

就是一发现李白有“犯上”的想法就会立刻掌耳光,脸疼手也疼的那种。而且一心想把自己头发剪了,死活不听李白的把头发扎起来。要不是李白穷的连剪子都没有,估计早就和李白一样一头短发了。

而且……李白发现,诸葛亮的头发越来越蓝了。本来还是白色淡淡地发蓝,现在成了浅蓝发白,还隐隐发光。上次朋友送自己回来,还以为自己家里藏了个魔种,差点一个冲动就上去宰人。

原本以为诸葛亮是个正经又严肃的中年人,可越相处,越觉得诸葛亮像小孩。万事顺着他心意就万事大吉,偏执,不喜欢的东西死活不吃,不想干的死活不干。偶尔还特别喜欢和自己有肢体接触,似乎这样格外能给触觉几乎全无的他带来一些安全感。

哪里是照顾爹,分明就是养了个儿子!还他妈得叫儿子爹!我……太阳啊。哦对,还不许李白骂人。以至于每天李白都好像在崩溃的边缘徘徊,看见诸葛亮就崩溃。


“李白。”李白正生着火呢,诸葛亮忽然叫他,头也不回的就在心里回道:“哎,怎么了您嘞?”

“我的听觉应该恢复了,你说句话我听听。”李白听了一喜,接着就开口。“真的假的?你终于不用天天拿读心术监视着我了?”

诸葛亮点点头。“真的。不过你希望的话,我还是可以天天监视着你的。”

“不不不,不用您费心。”李白连自己的兴奋都懒得掩饰一下,语气里充满了喜悦。诸葛亮却脸色一沉,却也没说什么。

“火生好了吗?好了过来抱我过去。我双腿的知觉还没恢复。”诸葛亮说。李白不情不愿地过来,熟练地托住人的屁股把人抱起来走过去。

诸葛亮撑着下巴看着他。李白被他盯习惯了,也就不说什么,乖乖地支上锅熬汤。“你就打算一辈子这样过?”诸葛亮问他。

“不然呢?小半辈子都这么过来了。”李白神色不变,伸了个懒腰躺在地上,嘴里还叼着一根随手揪来的草。

“…你是个练剑的好材料。为什么不留在太白观?”

“副观主说我江郎才尽。”李白撇了一眼诸葛亮。那人一头漂亮的长发散开,发尾稍稍扫到地上,一惯是一手撑着头,歪着脑袋看他。

“你信?”诸葛亮狐疑的看着他。

“不信。”李白把目光收回,手垫在脑后,“所以我和他比武把人打了个半死。然后被找理由逐出观了。”

诸葛亮噗一声笑了出来。李白把嘴里的草吐出来偏头看他。“笑什么?”

“没什么。”诸葛亮笑着看他,一双眼睛里像是藏了一整片星河,细看却又如无风的湖泊般波澜不兴。蓝眸纯净,是上天赐予的好容貌。

李白忽然觉得,诸葛亮其实还挺好看的。


貂蝉看着自己身边的人兀地捏碎了手里的茶杯,急忙心疼的劝说道:“李白你冷静!这套茶具可是王昭君仙子送我的……我可稀罕了,平常都舍不得用。”

李白咬牙切齿地说:“这是不是你干的?你还好意思和我计较这个茶杯?”

此李白非彼李白。

准确的说,这才是李白本白。青莲剑仙,前身乃是凤凰山上的一只白凰,修行千年至飞升,早已过了下凡历劫的年纪。如今的仙侣武陵仙君诸葛亮下凡历劫,李白千求万求才求得掌管此事的仙子貂蝉放他的分身下去陪心爱之人历劫。

结果……仙子赖皮,不是对方情缘就算了,把自己弄成了诸葛亮情劫历后的产物可还了得。

貂蝉闪身一躲躲过人扔过来的茶杯碎片。“啧。我肯帮忙已经很好了……”说完玩味的看着李白,“怎么?心里不平衡啦?唔……反正等仙君上来他也不记得了,你想让他叫你爸爸都行。”

李白撑起一个很勉强的笑看向貂蝉,心里骂到,“我可去你的吧。”地上那个自己槽点实在太多,实在不知道要从何骂起。



即使天上再怎么闹腾,地上还是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

“白哥!来啊来啊!酒坊那傻孩子又来找咱拼酒!免费的酒喝来不来!”

额,大概……是的。

李白的朋友们在破庙外叫他的时候,人正抱着诸葛亮把人从供桌旁移到草席上。吓的李白手一抖差点就把诸葛亮摔了下去。

诸葛亮撇了他一眼,倒也没说什么。李白挠挠头,正考虑自己要怎么和诸葛亮说,怕自己又喝个烂醉还要麻烦这走路和踩在棉花上一样的人来照顾他。

“你去吧。少喝点酒,顺便从城里带点晚饭回来。”诸葛亮如是说道。李白忙点头,看见人闭上眼开始修炼,这才放心的推门出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独行侠开始习惯了两个人一起的生活呢。

李白被朋友们围着向城里走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破庙,被新糊上的纸窗阻挡了他的视线,模模糊糊,勉强能看见那个蓝色的身影。

想起刚刚他那句话,忽然没了喝酒的兴致。

黄昏,李白带着晚饭回来,怀里还揣了个什么东西,笑眯眯地把一碟碟小菜摆在供桌上。

“拼酒输了,人小公子高兴要请我吃饭,我没应,顺了点菜回来。”李白如是解释道。不过过程嘛……

“白哥!干嘛这么早走啊。酒喝的也不带劲,还不留下吃饭!最近都窝你那个破庙里,金屋藏娇啊?”周围人都大笑,起哄不让李白走。

李白闻言拱了供手,道:“兄弟,实不相瞒,村口翠花已是哥哥我囊中之物。”说完没理身后人们的哄笑,提起轻功来就跑了。

啧,不提也罢。

诸葛亮哦了一声。过了一会,被李白抱到供桌旁,他才开口:“我嗅觉恢复了,触觉可能还有点麻烦。”意思是还得靠李白伺候着。

“哦,没事。”李白似乎坦然的接受了俩人之间的关系,“你是我爸嘛。”

凤白看到这儿又捏碎了一个杯子。貂蝉心疼地赶紧撤了那一套茶具。至于凤白那鲜血淋漓的手嘛……就不属于她的管辖范围了。

诸葛亮似乎是没想到他能这么乖巧,翻了翻眼皮子看了他一眼。正好看见人怀里的东西露出来。

“你哪偷来的笛子?”

李白看没瞒住,干脆掏了出来放在了供桌上,然后不满地反驳道:“嘿,怎么说呢!能是偷嘛?你白哥我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这是哥哥我光明正大赢来的。”接着瞥见诸葛亮的眼神,连忙改口,“不不不,你儿子我你儿子我。说顺口了。”

貂蝉抱着狐狸看着直笑,一边顺狐狸毛一边笑眯眯地开口:“难得见你这么怂的样子,仙君果然不管是天上地下都是能人。”李白不语,只盯着那笛子。

那笛子是他飞升前的东西,怎么会在那个小崽子手里……赢来的……太白观吗……

诸葛亮问:“你拿笛子来干嘛?”

“你不是说会吹笛子嘛?”李白笑笑,“本来想等你好了再给你的,结果被你发现了。那就现在给你算了。”

诸葛亮哼了一声,不领情地道:“我会的东西多了。”

“我能弄到的不也就这一个嘛。”李白倒是没什么意见,似乎是心情不错。摆弄着菜,把诸葛亮喜欢都往自己这边移了移。反正那个双臂毫无知觉的人还要他来喂。

诸葛亮眼神暗了暗,道:“为什么要送我笛子?”

“想赚你几首曲子听听,行不行?”李白头也不抬地收拾完东西,然后看向诸葛亮,一抬头,正好撞进一双漂亮的蔚蓝眼睛里。

过了一会,漂亮眼睛的主人开口了:“你母亲生前也爱听我的笛子。”

李白身形僵了一下,接着笑笑:“我可没说我爱听啊,我还没听过呢。你别往自己脸上贴金啊。”他对母亲这个话题选择避而不谈。

不管怎么说,诸葛亮始终是负了自己那段情缘。先生生性凉薄,闻知人死讯也只是心绪一乱。悲伤是有的,可确实连一滴眼泪都没为人姑娘流。

诸葛亮沉默,乖乖地张开嘴任由李白拿肉堵住了他的话头。

貂蝉撇了眼旁边神情淡然的李白,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看着镜像里投喂的俩人,过了一会,调侃道:“羡不羡慕?仙君没这么乖巧主动让你喂食的时候吧?”

李白像是想到了什么,盯着屏幕里的诸葛亮忽然笑了一下。

“有。”

“啊?”貂蝉似乎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而对于李白的这一笑也是毫无抵抗力。毕竟李白个性不论,这脸在仙界可还是数一数二。美色当前,实在让人膝盖有点软。

李白以为她没听清。转头看向她,正色道:“有这种时候。”艹哭了以后。

在貂蝉愣神的功夫,李白转身走了,背对着她摆了摆手,道:“我没工夫在这儿看他俩你侬我侬,等人快死了再通知我。”

都没给人回绝的机会。貂蝉叹了口气。任劳任怨地找人盯着了。

结果没几天,李白就又被叫过来了。

“…不是…我是不是没和你主子说清楚。等仙君死了再叫我。我死了你叫个什么劲?”李白蹲在叫他来的小狐狸面前一脸无奈的说。“不是……我这不是也没死?”

狐狸委屈地叫了几声。李白叹了口气,把狐狸抱了起来,揉了揉狐狸身上火红的毛。“算了不怪你。”

来都来了,那就看看吧。



诸葛亮是万万没想到那人居然还敢派人来找自己,更没想到那些人居然能一路追到这破庙里来。却也又暗自庆幸了一下,李白这时候出门去了,不在这里。

“诸葛先生,麻烦您把天书残卷交出来。配合一下,你好我好大家好,不用那么麻烦。”为首的黑衣人说道。

“我记得我说过吧。”诸葛亮坐在草席上,嘲讽地开口,“天书这东西,给你们也没用。你们看一辈子也看不明白一个字懂吗?”

“如您所说。不过看不懂没关系啊。天书在我们这里可是天价。”黑衣人笑了笑,“您的意思是不交?”

“天书在这里,”诸葛亮抬手点了点自己的头,“你可以把它砍下来看看能卖多少钱。”

“敬酒不吃吃罚酒。”

当那群黑衣人冲上来的时候,诸葛亮的确以为自己命数已尽。对面都是死士,没有一个可以控制,自己却连防身都能力都没有。

诸葛亮闭眼回想了一下自己这小半辈子。大概还算过得不错。可始终没有兵刃刺穿自己的身体,诸葛亮睁开眼睛,李白站在他面前,一人一剑,挡住了数十死士。

诸葛亮心情复杂的看着这个挡住月光的身影。

“抱歉,是我连累了你。”过了一会,他说。

“那我接受你的道歉。”李白笑了笑,没有回头。

李白的剑真的很好。当看着那个衣衫破旧身影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诸葛亮如是想到。那人脸上也溅上了血,满身戾气,一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模样。

等破庙的门前,只站了李白一个人的时候,月亮已经悄悄爬上了屋顶,满天的繁星被薄雾轻轻笼住,他站满月下,平常腰间挂的酒壶的残害就在他脚边,洒了一地的酒水混着血把那一块的土地染成淡淡的血色。

“爸。”李白背对着他,开口叫道,“给我吹首曲子吧。”

他知道诸葛亮上半身的触觉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只是吹笛子那件事好像被他刻意避开了。在诸葛亮翻找笛子地时候,他又补充道:

“我母亲最喜欢的那首好了。”

诸葛亮的动作顿了顿,翻出玉笛放至唇边。

李白坐在门槛上,抬头看向黑漆漆的天空,月光撒在他身上,身后的笛声悠扬,是很轻松欢快的曲调。他随手拔了一根草,放在唇边合了一两句重复的调子。一直等到一曲终了,他才回头看向诸葛亮。

“很好听。”李白朝他笑,“我也很爱听呢。”

诸葛亮隔着满地的尸体望向他,他眸子里闪烁着光,暗藏着诸葛亮看不懂的情绪。脸颊上还有血迹,显得人凶狠了一些。那人下腹叫人捅了一剑,他单手捂着,看着诸葛亮,只是笑。

诸葛亮承认,这时候的李白实在温柔得过分。

“……你的伤?”诸葛亮还是开口了。

李白转回去摆了摆手,说:“血止不住。应该是活不过今晚上了,不管了。”

诸葛亮沉默,接着又是一句抱歉。只是这次李白没有回答他。

李白忽然问道:“我母亲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诸葛亮眉毛又拧了起来,李白发现他好像很喜欢皱眉,“很温柔,也很可爱。是大家闺秀该有的样子……琴棋书画里只有棋不算精通,字写的很俊逸,还会吟诗。舞剑也学的像模像样。”

“后来被父亲送到我这里来学棋。我们两家是世家,顺势也就给我们定下了亲事。她……很喜欢我。我远没有她喜欢我那样喜欢她。”

“她很漂亮,你与她样貌有三分相像……尤其是眉眼。”

“……你母亲是个很优秀也很温柔的人。”最后,诸葛亮这样总结道。

李白低低的笑几声:“很优秀…很温柔……”他重复了一遍。很优秀也很温柔。就是那个傻女人从自己疯疯癫癫爱了一辈子的人的嘴里得到的评价。

其实这个评价很好。但是不该是这样。

“那你是做了多对不起她的事情,才让她连我的姓都不愿意用你的。”李白说。

“抱歉。”这是诸葛亮今天晚上第三次说这句话。

李白背对着他摆了摆手,又忽然话题一转。“其实我还挺喜欢你的。”

“虽然作为父亲你是一点责任也没尽到。还像是个老顽固,初见的印象很差劲。冷血无情,忽然就出现,打乱人的生活。挺不是个东西的。”要是放在以前,诸葛亮绝对容忍不了李白的“不敬”。

“但后来发现你其实还挺可爱的。”李白勾了勾嘴角,“等天亮了就快点跑吧。等人报了官,官兵来了就是监狱大餐,牢底坐穿。”

诸葛亮说,“那也不错。”起码不用担心随时会被追杀。也不用研究那鸟天书残片。也不会有人来打扰。

李白一愣,然后笑出声来:“对你来说的确是不错。”“真不知道你这种不会做饭的家伙独居那么久研究那个什么天书,是怎么活下来的。”

诸葛亮看着骂骂咧咧的李白,开始跟他谈自己这一生。跟着母亲漂泊,跟着舅舅漂泊,滚到山上去从受人欺负到欺负别人。再到下山过自由自在的生活,认识一些义气朋友。什么都有。

但不管他说什么,留给诸葛亮的始终是一个背影。

诸葛亮忽然想抱抱他。

没有原因,就是单纯的想抱抱这样的李白。于是他撑起自己麻木的身子,用手撑着到李白身边,然后忽然抱了背对着自己人一下。还吓了李白一跳。

最后李白叹了口气,躺在门槛上看着已经散去薄雾的晴朗星空,叫了一声他的名字,闭上了眼睛。再无声响。

“诸葛亮。”

那句话接着就散在了夜风里,随风吹到天涯海角,再也没了然后。



李白摸着狐狸的毛,远远地看着诸葛亮。分身死后神识又回到自己这里。如今的自己说不清是什么情绪。只是看着屏幕上这个人,就移不开目光。

事实上,在很久之前,青莲剑仙李白遇见武陵仙君诸葛亮的时候,就已经移不开目光了。

【“小桃花,今日有没有我的桃花酿呀?”】

记忆似乎被拉扯到了很久以前,李白笑了一声,揉了揉怀里不安分的狐狸的脑袋一下。

之后的诸葛亮真的是像李白说的那样,牢底坐穿。所以等他死后回到仙界,貂蝉还拿这调笑了他一番。

只是还没调笑完,就被李白拉着走了。诸葛亮好奇的问他自己下凡历劫是什么样的。李白看着他,笑眯眯地说:

“你下凡的情缘是我,你爱我爱的死去活来的,为我蹲了大半辈子的监狱。”

诸葛亮觉得他就是在扯淡。结果被人含住了耳垂。

“你不信我吗,小桃花?”

李白在他耳边絮絮叨叨的。

“我下凡的时候情缘可是你,你下凡的时候情缘是我又有什么不对了吗?”

“你我皆是对方命定的劫数。”



评论(15)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