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拾壹

点开谢谢!
很任性,不要关注。
更文看心情,肉也看心情。
杂食,很杂很杂,真的很杂。没有洁癖,没有性别歧视,什么也吃,欢迎安利,一般入坑至少迷半年吧。
交费看心情。
一但交费就想开车……
错字受,不要纠结我的错词了……
偏爱李白。
脾气不好不喜点叉别乱说话。
佛系,谢谢。

【邦信】韩信!我切破手了!

一个贼皮的君主。ooc。

小甜饼?都是原皮,大概是很穷(穷到住拉手楼)的老夫老妻设定了。

【刘邦:“皮这一下我很开心。”
韩信:“呵呵。”】




————————————————————





大清早,破拉手楼的做早饭的声音已经开始了它的多重唱了。

刘邦搂着韩信迷糊了一会,也起来加入这个队伍,瞅了一眼早就醒了抱着手机玩游戏的韩信,临走前还踹了他一脚,让他快起。

韩信敷衍的嗯了几声。

刘邦瞥了一眼他那局快赢了的游戏没有再吭声。过了好一会韩信才听到刘邦的声音。

“啊……韩信!……手……”刘邦忽然呜呜的哭叫了起来。

“怎么了?”韩信赶忙从床上爬起来,只看见刘邦拿着菜刀站在客厅里,刀背上全是血,他手上也是,甚至脸上还溅上了好几滴,眉心还有一点殷红。

没看清之前还有点愣,稍微走进之后韩信的心接着就揪了起来。

紧张地他都没能注意到爱人的手除了一片红色之外,没有任何伤口的痕迹,而且空气中还带着一丝怪异的味道。

只顾着担心他了。

“这是怎么了!”

刘邦带着哭腔说:“我切到手了……”

韩信急忙走进了,差点就要一把抓住他的手来回看伤到哪了,这么多血,难道是切到动脉了?那可怎么办?一边想着对策,打算先打120再给人简单止血,一边半蹲下来紧张地着看他的手。

忽然头顶传来一声笑。

韩信抬头再看的时候那个满脸血的人早就破涕为笑。

“哈哈哈,是豆腐乳,骗你的!看你怕的!”

“……”

韩信沉默了一会,选择破口大骂。刘邦笑着灰溜溜地跑回厨房,水龙头开的大,也就仿佛能盖过韩信的骂声了。

骂归骂,刚刚也是真的怕。

他悄悄往厨房里瞧了一眼,豆腐乳的瓶子还在地上,大约撬开瓶盖的时候没拿稳,也就溅了一手一脸。

韩信骂了一会,听见水声渐渐小了,也就不骂了,回房间看了一眼自己的游戏,挂机举报的信都到了。

他坐在沙发上,双手撑着额头。

心脏还在左胸腔里高速的跳动着,叫嚣着主人的不安。是当真被刘邦吓得不轻。

万一是真的……万一是真的……

他不敢想。

过了一会,脸上还带着豆腐乳的刘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他面前。见他抬头,先俯身给了他一个额头吻。

“早安。雏儿。”

韩信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果不其然摸到了豆腐乳。来自刘邦脸颊已经糊了一半的“媒婆痣”。

……妈的。

“安你妈!立刻滚去洗脸!垃圾东西!再玩我我就把你手切下来炖白菜!”

刘邦似乎没注意到自己脸上居然还溅上了豆腐乳,愣了一下,接着就朝韩信舔了舔嘴角,玩味地开口:“玩 你?”

这个词引起了韩信不太好的回忆,抄起沙发上的靠垫就往刘邦身上扔。

“滚蛋。”

刘邦笑嘻嘻地接住了然后扔到了韩信身后,曲起腿单腿跪在韩信腿间,把人往沙发上压。

“你还真怕了?”他笑着,“笨蛋。”

韩信盯着他带笑的眼睛,却说不出话来了。

刘邦骗过他很多很多次,从开始追他,到结婚,到现在。谎言有无伤大雅的,有讨人喜欢的,有卑鄙下流的,也有阴险恶劣的。

但韩信知道,唯独他的眼睛从不骗人。

他说爱他的时候。

眼睛里也是这样盛着光,溢满了爱意的。




end.





脑洞来自一手豆腐乳酱的母上大人……正迷糊着呢,忽然叫我,看见的时候吓我一大跳,然后她就笑了。

……手动再见吧!真的是亲妈!

我杂食到我自己都窒息。

评论(15)

热度(56)